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恋爱 时间:2020-06-30 浏览:
以“同城交友”“单身找对象”“离异求偶”等为幌子,利用隐晦的宣传用语吸引男性用户安装注册,之后再以“视频聊天”“线下见面”等名义一步步引诱受害人充值实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以“同城交友”“单身找对象”“离异求偶”等为幌子,利用隐晦的宣传用语吸引男性用户安装注册,之后再以“视频聊天”“线下见面”等名义一步步引诱受害人充值实施诈骗……
近日,盐城警方扎实开展“惩盗除骗”行动,成功侦破一起特大网络诈骗案,捣毁位于北京、西安、杭州等地的6个诈骗窝点,抓获犯罪嫌疑人242名,涉案金额超1.5亿元。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今年3月,盐城滨海的沈先生报警称其在某交友平台遭遇诈骗。沈先生告诉警方,他在夜间浏览某短视频APP时看到一条推送的广告,根据广告提示下载一个APP,在APP内有许多“美女”发消息主动找其聊天,同时发定位给他。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“看到对方发的定位就在不远的地方,感觉挺真实,就想多聊聊。”当沈先生想回复的时候,输入框已经被充值提示框挡住。无奈之下,沈先生便按照提示充值会员费69元。充值后,多名“女网友”主动找沈先生聊天,聊了4分钟左右,平台又提示需要继续购买“邮票”获取超级会员,沈先生又充值139元,继续聊天十分钟,平台又提示需要继续充值。
“折算下来,用这个软件聊天得几块钱一分钟,比打电话还贵,而且不充值就没法用。”细细回想之下,沈先生感觉上当受骗,便主动报警求助。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盐城警方接到报案后,通过侦查发现该案背后的操作主体以公司化运营,其研发的交友软件平台,在网络媒体上进行推广,打着“同城交友”的幌子,吸引大量男性用户注册。
“通过分析,发现受害者分布在全国各地,甚至还有印度、巴基斯坦的受害者。”在后续调查中,民警发现盐城本地还有多个受害者与沈先生有相似遭遇。盐城警方随即成立专案组,通过对同类警情的梳理研判,成功发现一个涉案人员达数百人、涉案资金流水超亿元的特大公司化运营电诈团伙。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民警侦查发现,北京某公司开发的多款APP,以“交友”“求偶”为幌子,利用隐晦的宣传用语和美女图片吸引男性用户安装注册,运用编写的程序冒充女性用户向男性用户发送“想交友、想认识”等打招呼信息。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当受害人“上钩”后,该团伙内部或者代招的“主播”,就会冒充普通注册的女性会员,经公司技术团队包装后,与受害人进行语音、视频聊天。
“涉案公司通过自行招募、公会招募等方式招募全职、兼职主播,并进行专门培训。目前涉案‘女主播’有5000余人,年纪从20岁到50岁不等。”滨海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陆石介绍,涉案公司通过雇佣主播和编排专门的话术,让受害人相信该APP有诸多真实“想交友”的美女。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“主播还会通过APP发送位置给受害人,这些位置其实都是通过软件来实现虚拟定位,显示为受害人‘同城’附近的人,让受害者更加相信主播的真实性。”滨海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钟旭介绍,该诈骗公司对主播进行一系列包装后,引诱受害人不断充值,待受害人产生怀疑或者无钱再充值后立即消失不见。当受害人发现被骗后,该公司客服团队还会以相关话术安抚受害人,遇到言辞或者情绪特别激烈的受害人,公司会进行退款,让受害人不要报案。
为了能吸引更多的人注册使用APP,该公司还有专门的软件推广团队,通过各种“当红”网络平台,选择在消费能力强、被骗成功率高的地区投放推广广告,每个月花费的推广费就有数百万元。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盐城警方在对涉案资金流向进行分析时,发现赃款均汇入了北京某公司。
“充值记录有1.2亿多条,如此庞大的数据还得通过数据建模和格式分析来找出有用的信息。”盐城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李涛说,仅数据分析这一项工作,警方就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。
经查,涉案公司有3000多个微信收款账号和300多个支付宝收款账号用于资金转移,公司每月资金流水达数千万,涉案总金额超过1.5亿元,受害群众超万人。
在查清团伙组织体系、锁定相关犯罪证据后,6月8日,盐城警方在北京、西安、杭州等地同步展开收网行动,成功抓获以严某、杨某为首的犯罪嫌疑人242名,现场查获用于作案的高档笔记本电脑、手机若干。

“女主播”的“恋爱”可甜又可悲……

“我们派出了近500名警力分赴各地参与抓捕工作,押解嫌疑人回盐,光大巴车就用了十多辆。”盐城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副主任孙永成介绍,6月8日,完成对嫌疑人的初步核查工作后,专案组民警当晚就乘坐大巴将嫌疑人押解至盐城。
“负责技术开发的人员大多为高学历人才,也有部分应届生,有些技术人员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成为了电诈团伙的帮凶。”经过初步审讯,警方发现该电诈团伙层级和分工明确,其内部职能不仅设置海外业务、主播代理团队、财务团队、客服团队等,甚至还有专人负责研发安卓客户端和产品设计。